温岭市生活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吃在保山:七月,一道爆炸苤菜里的小幸福_新闻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7-17 08:09   来源:未知   阅读:

“侄女,快来我家提一罐,爆炸苤菜腌好了……”电话那头是二姨妈慈祥而又期待的声音,电话这头是被刚提到的爆炸苤菜,逗的心急火燎、垂涎欲滴的我。

儿时至今,那熟悉的幸福味道,那从陶罐里掏出一小碗酸辣可口,脆生生,黄艳夺目的爆炸苤菜,搛点油辣子,倒上酱油,撒入味精,抖上少许盐巴,来回拌匀,夹上一小撮就能下完整碗白米饭的酣畅淋漓。一道腌辣里,亲人浓浓的深情爱意,儿时记忆里追逐嬉笑,跑累了,玩饿了后,盛碗冷饭倒点开水就着它都能吃了干干净净的下饭菜。

院子栽满了缤纷喜人的果树,清新怡人的素兴花编织了如梦的青砖围墙,每次提起去亲戚家串门我和妹妹会不约而同的央求妈妈带我们到二姨妈家里。又大又红的石榴像一盏盏红灯笼,橘子树上的橘子肥胖青绿,寿桃和青脆李多的压弯了枝杈,水柿子甜甜蜜蜜,杏儿黄澄澄,爬藤的长黄瓜……幼时,总觉得二姨妈家的院子宛如神秘的果园,摘也摘不尽。于丰收的果树下,勤劳质朴的二姨妈把地围绕着树干分成了规则的几小块,独独留了角落的一角撒了芫荽和小葱,其余大部分土地都安排上了肥沃的家种苤菜。

家乡保山气候温润宜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孕养了物产的多样性,一如这简简单单的蔬菜。苤菜分为野生和家种两类,保山野生苤菜以产自于道人山的最为出名,味道独特,享有美誉。而家种苤菜为寻常百姓家的餐桌常客,可直接煎、炒、焯、煮、凉拌食用,也可以腌制成各种口味的咸菜,老少皆宜,腌辣中的“香饽饽”。

每天清洗蔬菜过后的水被二姨妈精心收集在几只大塑料桶里,攒够后拿起干葫芦瓢,舀起清水,折射着灿烂阳光,水幕在空中拉出绚丽分明的彩虹,一瓢瓢轻轻浇洒在苤菜株上。绿叶滋滋的吸吮着生命之源,攒劲儿地向上茁壮,苤菜叶儿宽宽长长,绿绿悠悠,时不时伴着清晨的微风递来阵阵辛香。

草长莺飞,百花争艳的五月,家种苤菜也响应了季节的号召,成熟于最欣欣向荣,沃庾的季节,二姨妈赶忙喊了妈妈来帮忙收割。天空晴朗蓝如织布的晨曦,鸟儿清脆的站在石榴树上拉开歌喉。二姨妈和妈妈俩人配合娴熟,使出巧劲儿,双手圈着苤菜四处发散的大肥叶拢在一把,捏紧靠近根部的主体苗心向上一拔,松软的泥土里立刻吐纳出长长短短、密密麻麻、白白嫩嫩的苤菜根须。

须臾,挂着汗珠的姐妹俩拔完了最后一排苤菜,笑容满面的二姨妈拉着妈妈说道:“小时候,我们俩也是这样背着篮子找苤菜的!”妈妈向后捋了头发,嘴角扬起微笑:“二姐,都是你做的多,样样顾着我……”姐妹间绵长的情谊回溯到她们的幼时,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餐桌上的一碟爆炸苤菜对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来说无一不是难得的“珍馐”。

清水透彻的给新收的苤菜洗的干净、可人,二姨妈挑拣大小相同的苤菜理成一把递给妈妈,妈妈抽了几根浸润的稻草绑好苗头的位置,顺势倒立挂在铁线上晒干,太阳赞赏的给予强有力的光线肆意吸干水分,杀菌、消毒,为美味的腌辣奠定坚实的后盾。

暴晒三天后,菜叶焉了很多,枯黄的摘去,留下了粗粗的茎干和宽大的苗叶,做腌辣要保留其最精华的部分。姐妹俩把苤菜收纳在一个大簸箕里,另一个大簸箕里放着干净无丁点儿油荤的菜刀和砧板。二姨妈灵活的刀工下,苤菜均匀的碎成了二厘米左右长的小段。不一会儿功夫,苤菜段潇洒的在簸箕中英堆起了小山包。

估量着撒上食盐和白酒,姐妹俩带上手套开始搓揉。手中的劲道化为流淌的蔬叶汁水,茎干柔软,苤菜根轻盈。多年积累的做腌腊经验心算着火候,姐妹俩默契的点点头,该让调料显显身手。食盐的主角光环无可撼动,味精增鲜是能手,茴香籽回味无穷,丘北的干辣椒面红红火火,草果清香,八角温中。和着调料拌匀的苤菜段紧实的压在陶罐里,封罐口时再注入少许白酒。最后一道工序,用黄草纸和塑料袋筋扎紧罐口,先在太阳下暴晒一天,再安置到阴凉处,静待漫长的半个月才可开封食用。

于岁月的长河中见证了一罐又一罐爆炸苤菜的诞生、掏了一碗又一碗、眼看陶罐见底了又急急腌满,那酸辣可口、脆脆嫩嫩、苤菜叶特有的香薰与作料发酵融合的锦上添花。此刻爆炸苤菜味道如初,桃李树下,满地青素雅致,根根碧绿等待奔赴下一次腌辣盛会。

眼瞅刚过的丰润五月二姨妈又邀约妈妈帮忙,姐妹俩又亲密默契的忙活了好久。二姨妈像往常一样按着亲戚家每户一罐的配备腌好了十多罐爆炸苤菜,待苤菜微酸带甜时挨家拨通深情的电话。

据说每位亲戚家都备有一道拿手好菜,勾了谁的口水和童年?

明月入窗台,掏出一小碗下饭菜,拌上作料,再舀一大勺红红的油辣子……七月,一道爆炸苤菜里亲人间“牵肠挂肚”的小幸福!

董雪菲

编审:李显耀

责任编辑:杨冬燕 施媛媛 唐霖源